世界杯赛程网 > 资讯 > NBA > 「翻译」基利安-海斯亲笔信:从Cholet到NBA,梦想变方针

「翻译」基利安-海斯亲笔信:从Cholet到NBA,梦想变方针

来源:世界杯赛程网 NBA

在奥兰多的环球影城步行街,曾经有一家NBA商店。在六岁的我看来,这里就是天堂。店前有一个巨大的勒布朗雕像,店里面是一排排的NBA球衣,篮球从地板堆到天花板,我想把他们全摸一遍。我记得我从一个走道走到另一个走道,抓住每一件球衣,转过来看看背面的名字——詹姆斯,科比,诺维茨基。

我会叫我爸爸过来给他看我最喜欢的球衣。我能在那里待上一整天。那个地方很特别,因为我们在法国的家乡没有这样的地方。我和父母每年夏天都在我父亲放假时来美国。他在南特外的Cholet打职篮。当他的赛季结束时,我们会回到爸爸长大的地方,在佛罗里达州中部地区,我会作为一个美国孩子在那里住上几个月。

当然,我也出生在佛罗里达,但在法国长大。

在Cholet,NBA看起来像是遥不可及的梦。

小学每天放学,妈妈都会四点钟来接我回家。我会匆匆完成家庭作业,然后等到没人使用我们家里的电脑才能上网,这就是我过去了解NBA的方式。我会在YouTube上一遍又一遍地看And1做的视频,那些我熟悉的球星的混剪和高光集锦,例如德怀恩-韦德和勒布朗。如果可以回头翻一翻我的浏览器历史记录,我敢确信里面全是“2008/09赛季最佳过人”、“NBA跳投集锦”这种一页页的网页链接。

我很少见到完整的比赛。 因此我会觉得,这些球星绝对都是人中豪杰,他们在场上无所不能。

这就是怎么回事当我们走进奥兰多的NBA商店时,看到他们的球衣就像能摸超人的斗篷一样激动。

不过,我最喜欢的是墙上的手印。有科比的,有勒布朗的,但最疯狂的无疑是大鲨鱼奥尼尔的,我感觉可以把五只我的手放进他的手掌印里。当然他在奥兰多也是个大人物,店里到处都是他的照片,他的球衣到处都是。

正因NBA的存在,我为出生在美国感到骄傲。

因为我出生在美国,而且我爸爸是美国人,我觉得我是美国篮球的一部分,好像比在法国和自己一起踢球的孩子们更接近它。当我还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时,我总是很自豪地在课堂上介绍自己,我叫基利安-海耶斯,来自佛罗里达的莱克兰。

Cholet算是个小地方。我上的小学离我家很近,大多数孩子都住在同一个社区。当我放学后不看NBA集锦的时候,我会和朋友们在球场上踢足球。我从来就没在任何有组织的球队里踢过球,因为只要我要手掌放在“大鲨鱼”的手印上,我清楚自己想一直打篮球,但是镇上的人都在踢足球,所以这就是我的过去。教室里所有的孩子都会谈论罗纳尔多和梅西,而不是勒布朗和科比。

但有一件事我想说清楚:法国绝对也是一个篮球国度。

我们可能不像其他欧洲国家的那样有国际球员,当然也没有美国球员,但法国有一种伟大的篮球文化。

我从父亲在Cholet的比赛里面学到的这点。

这里的比赛气氛更像是足球冠军联赛而不是NBA。这里的观众很喧闹,有懂得欣赏的头脑。对待那些清脆的击地传球以及任何一个人都喜欢的扣篮,他们怀有平等的态度。

当妈妈很忙的时候,我放学后会去爸爸那里训练,我在那里学到了很多。爸爸会为我调低篮筐,把我抱起来灌篮。当我长大一点的时候,他会带我进行训练。他是个大块头,6英尺6英寸,230磅。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是一个难对付的对手,一直到几年前我才能打赢他。

他对我要求严格,但是他从不强制我打篮球。

爸爸在美国上大学时打过球,我知道他的人生并不平坦。他从来就没进入过联赛,他不得不在欧洲刻苦训练,以期打出些名堂。他比大多数人更了解篮球比赛以及篮球这项运动。

我想他知道我有这个觉悟,如果我真的想成为一名篮球运动员,我必须热爱它。我必须要每天都去健身房,我必须热爱这样的一个过程。当我11、12岁的时候,他在我身上看到了这一点。我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孩子。当我夏天回到美国的时候,我们会去公开场馆,和一些年龄比我大的非常优秀的球员比赛,那时我清楚自己能打下去。

我的梦想不仅仅是永远打篮球。

所有那些YouTube的视频,以及去奥兰多步行街的经历,都给我留下深深的烙印。

我的梦想是在NBA打球。

但是从Cholet到NBA选秀的路途异常崎岖。

当我14岁的时候,我的父亲考虑试着回到佛罗里达成为职业球员。所以我们还谈到我要去美国的一所大高中为大学球队做准备。

我真的很想这样。我在网上看过很多关于麦当劳全美赛事、美国业余体育联合会(AAU)大型锦标赛和所有那些不同的青少年篮球比赛的视频。那有形形色色的宣传,这就像做梦一样,所有的这些人都在不同的大学之间选择。但我的父母和我讨论了很多关于未来的最佳发展规划,并不包括去美国。

当我们做出决定时,我内心的一部分是感到失望的,但我理解了父母的用意。我信任我的父亲和他在美国的高中和大学系统中的经验。并不是说这种方式不好或者不能造就一个伟大的球员,相反,很多超级巨星球员都时这样走过来的。他觉得对我来说,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学会如何成为一个伟大的球员。

他说,“所有五星级评级,所有炒作视频——如果你进入NBA,这些都不会有任何意义,并且作为专业的篮球运动员,这些也都不作数。”

但在那天结束的之前,决定权依然在我手中。面对着摆在面前的所有选择,我决定留在法国,成为Cholet的一名职业球员。

16岁的时候,我参加了我的第一场职业比赛。大多数这个年龄的孩子都是初中生,但在那里,我与成年男子对抗,他们为生计而战,这是一场对俱乐部来说真正重要的比赛。法国的球队依赖进入季后赛的奖金,而且大门依旧敞开,所以每一场比赛都很重要。这改变了我对于比赛的看法。

你没有犯错的余地,你没有理由打得像个新人。

当我持球太久或者试图单打时,教练就会对我大喊大叫。在我成长的过程中,我是青年队中较优秀的球员之一,而且我已经习惯了在场上主导比赛,因为我知道我有能力做到这一点。但在职业水平的赛场上,我做不到。

处于球队边缘……让我感到不舒服。但是我很快得知,最好的成长方式是走出舒适区。除了让自己成为一名更好的球员之外,我别无选择。我知道如果我无法加入首发阵容,我就没什么打球机会。我的父亲知道这一点,我想他也知道我会迎接挑战。

我必须迅速成熟起来。没有时间去抱怨比赛时间,或者谁在何时拿到球。我们的任务是要赢得比赛,这才是重要的。

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,我年长的队友们都在帮我走出困境。在法国,我直到18岁才拿到驾照,所以在Cholet工作的头几年,我的父母和队友经常开车送我去训练和比赛。人们经常主动提供帮助,因为他们知道我非常关心Cholet。从我记事起,我就经常去球馆,我非常了解这家俱乐部,这是一个大家庭。

当我想到Cholet时,我就会想到阿布杜耶-恩多耶和沃伦-沃吉伦,他们和我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开始职业生涯。他们在健身房和球场上给了我很多帮助,也帮助我成长为一名球员和职业球员。他们向我展示了我能做到这一点,我能成为一名职业选手。就在那时,NBA对我来说从一个梦想变成了一个目标。

听起来可能是一样的,但其实不然。梦想是你想象的东西,是你不觉得实际上不会发生的事情。目标是你划掉的清单——是你知道你能完成的事情。

你要做的就是为之努力。

所以在2019年,我迈出了职业生涯的下一步,决定搬离家乡。我去德国加入乌尔姆兰蒂奥帕姆球队打德甲联赛。这是一个检验我比赛能力的机会,让我远离舒适区。我们参加了欧洲杯比赛,对手是来自欧洲大陆的一些最好的球队。这是一次难以置信的经历,有机会体验世界上其他地区的比赛,真的很有成就感。

我小时候常看疯狂三月集锦。杜克和北卡罗来纳的足球馆座无虚席,我觉得这是最酷的事情。这就是怎么回事留在欧洲的决定是艰难的——我想要那种大学生活。但如果能回到过去,我会告诉自己在选择时要有信心,要坚持信念,我会告诉自己比赛能带我去很多地方。

18岁时,我在德国打职业篮球。我前往意大利、西班牙和其他地方参加比赛。我学到了比我想象中更多的东西,非常幸运我能选择这条路,没有一点遗憾。

所有这些经历都让我为未来做好了准备。

我已经准备好把NBA这个目标从清单上划掉了

我已经准备好成为NBA的职业篮球运动员了。

我之前人生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迎接这一刻的来临。

有意思的是,前几天我在Instagram上收到了托尼-帕克的邮件。他打了个招呼,说他想找个时间谈谈给我一些建议。我非常震惊,因为显然,他是一个传奇。但它让我意识到一些事情,或至少让我想起了我曾经梦想过的事情。

在选秀前NBA球队所有的采访中,他们都会问我想成为什么样的球员。我告诉他们我从小就有的梦想——我想成为一名伟大的职业球员,就像我爸爸教我的那样。我想成为队员们可以信赖的队友,我想成为球场上的领袖。

但我也告诉他们,我对自己成长的地方感到无比自豪。

我想成为法国最好的球员之一,就像托尼一样。

现在,这也是一个梦想。但我知道我同样可以把它变成一个可以触及的目标。


更多直播